马去归网

网站首页 李诞, 梦想, 文化, 节目, 周立波, 话剧表演, 米未, 大会, 吐槽, 段子

文/DoNews 长风

责编/杨博丞

“如果这个《笑场》可以满足大家这么一点点的残存的热爱的话,我们公司还是对得起这些演员的吧。”

笑果文化首席内容官李诞在这档节目中说出的这句话时带着伤感。包括之后在《脱口秀大会》中吐槽脱口秀存在感很低、希望脱口秀从业者只靠说段子就能活得很好等言论都折射出这个行业的落魄。

就连中国脱口秀喜剧节冠军、单立人喜剧CEO石老板在个人专场上也调侃称,“现在池子的出场费据说是xx万了,我呢?你花多少钱买的票心里没数吗?”而比笑果文化前员工池子更红的李诞过得更加滋润,商演代言不断的李诞如今已经身价过亿,对于任何话题都十分谨慎的他曾对着镜头毫不犹豫的说,“我赚到钱了”。

两个被笑果文化打造出来的脱口秀演员名利双收,同时也让国内脱口秀行业的发展路线走向了不那么脱口秀的方向。

谁才是国内脱口秀第一人?

国内的脱口秀是从国外引进的。该文化发源于欧美国家的话剧表演,当时演出方为了避免观众在换幕过程中感到无聊,就会安插一些讲笑话的表演。久而久之开始被酒吧艺人效仿,脱口秀就这样被传播开来。后来电视节目兴起又被搬上银幕,让更多人熟知并逐渐产业化。

而国内脱口秀的传播正好相反,尽管也是在剧场、酒吧等地做起,但关注的人寥寥无几,即便是免费模式的“开放麦”也很难吸引到观众,反而是电视节目成为大众关注脱口秀的重要窗口。

2009年,周立波与凤凰卫视联袂创办了《壹周立波秀》,这档节目让大众对脱口秀有了一定认知,并开始认可这类文化内容,《壹周立波秀》因此在同时段节目中多次获得收视率第一。2010年以周立波为代表的“海派清口”开启江浙巡演,票房过亿。当时的李诞还是一个在网上写写段子的文艺青年,和上台讲段子还隔着一段距离。

但爆红不久,周立波就因层出不穷的负面新闻被大众唾弃,脱口秀也因为失去了这个IP而再次陷入沉寂。这期间虽然不乏《金星脱口秀》、《郭的秀》等同类节目轮番登场,但都有在市场掀起波澜,包括现在笑果文化团队制作的《今晚80后脱口秀》。

《今晚80后脱口秀》的制作团队是临时组建的。李诞、王建国、史炎等当红脱口秀演员都是在那个时候才开始在镜头前表演。

虽然这档节目在豆瓣上收获了7.8分,但依旧难掩后期收视率不佳(时常位列同时段十名开外)的问题。这导致节目招商遇到困难,经历了长期无冠名商的“裸奔时代”。

开播仅一年多,播出时间却反复调整,从周末晚间的黄金档期调至了周四深夜,最后还是难逃停播的命运,2017年《今晚80后脱口秀》和观众正式告别。后来史炎在演讲中也直言:“更可怕的是(当时)我们没有什么晋升通道。”

尽管最终以停播收场,但制作这个节目也并非毫无收获。李诞、王建国等段子高手的加入为公司后来的成立打下了基础。2014年,叶烽带领这几个年轻人创办了笑果文化,成为一家喜剧脱口秀内容提供商,并在2016年上线了他们与电视台合作的最后一档喜剧综艺《今夜百乐门》,之后正式转战视频网站。而当时的《奇葩说》已经成为现象级网综。

这档在2014年就登录爱奇艺的辩论型综艺首季就拿到了5000万的广告赞助,成为互联网综艺节目的冠名之最,时隔一年,节目主持人马东成立米未传媒。5个月后,拿到A轮融资的米未传媒估值达到20亿,这期间,已经完播的两季《奇葩说》点击量突破11亿。

除了能够获得资本加持,网综对于内容的约束也没有那么严格,这也是笑果文化转做网综的重要原因,其推出的第一档网综节目就是言辞犀利的《吐槽大会》。

不想做艺人的脱口秀演员不是好员工

《吐槽大会》是笑果文化转战网综的第一个节目,也是让笑果文化一举成名的节目,其最大的看点就是池子、李诞等脱口秀演员以明星嘉宾的黑料为话题,用犀利、幽默的语言讲述自己的观点。这种独特的综艺题材加优秀的脚本立刻受到大众关注,自2017年上线后,前两季(20集)累计收获了超过35亿次播放量,多期节目播放量突破2亿。

不仅如此,《吐槽大会》第一季还拿到了“2017中国综艺峰会匠心盛典”的“年度匠心编剧节目奖”,受到了官方认可。这让脱口秀从过去的小众文化迅速出圈,也让担任节目策划人的脱口秀演员李诞迎来了事业巅峰。快速走红后,李诞的通告和广告代言不断,而笑果文化也因为手握李诞这样的IP而身价暴涨。

《吐槽大会》第一季刚刚播完,笑果文化就获得了CMC领投的1.2亿的A轮融资,“国民老公”王思聪的普思资本也通过跟投方式成为该公司股东。但笑果文化并没有止步于此,在这一年剩下的时间里又趁热打铁,陆续发起两轮融资。2019年,笑果文化再次开启B轮融资,新估值从最初的1.4亿元暴涨21倍至30亿元。彼时的笑果文化仅成立5年。

在资本的介入下,笑果文化寻求开辟一条能够快速发展的路径。在这种情况下,李诞、王建国等脱口秀演员的自身发展就需要作出调整,比如他们要以最容易变现的艺人路线为主,而非专业的脱口秀演员。

据了解,笑果文化有4大业务线,分别是综艺内容制作、脱口秀线下演出、广告营销、艺人经纪。其中艺人经纪业务的大旗就是由李诞以及创作团队前成员池子这些成熟的脱口秀演员扛起来的。李诞、池子走红后,他们所做的事情与脱口秀越来越少,更多的时间是穿梭在各大综艺节目以及广告片拍摄现场,尤其是李诞。

近两年李诞在热门综艺中频繁露脸,在2017年《吐槽大会》第一季播完后,李诞隔年连上三期《天天向上》,后来还陆续成为《快乐大本营》、《向往的生活》、《奇葩说》等节目的座上宾。除了节目组,广告商也相继找上门来,铂爵旅拍、去哪儿网都是李诞的“金主爸爸”,可见其商业价值。

提供商务接洽服务的星宸传媒官网显示,李诞出场费为40万元/场,广告代言费300万元/两年。池子虽然没有李诞身价高,但出场费也已经达到25万/场,代言费120万/两年,这对于脱口秀从业者来说已经非常了不起。单立人喜剧CEO石老板就曾在自己的线下演出中讲到,2016年他与池子共同参与了一个国际脱口秀比赛,尽管最终石老板获得了冠军,但其发展情况却远不如获得亚军的池子。

石老板不是个例。获得2017年脱口秀喜剧节冠军以及爱奇艺CSM中国职业脱口秀大赛冠军的周奇墨同样处境不佳。周奇墨2018年在南京举办的个人专场单人门票最高价格仅80元,而笑果文化的新星卡姆在深圳的专场脱口秀的最低票价为180元,最高达到880元。

为了将这些IP绑定,笑果文化还推行了员工持股制度。李诞作为顶级流量拥有5.04%的股份,比“国民老公”王思聪旗下的普思资本还高出一倍多。王思文、程璐、张博洋、梁海源则通过笑乐文化分别持有笑果文化1%左右的股份。

笑果文化距离成就脱口秀行业还有距离

如今笑果文化已经成为行业内的标杆,但这个标杆是否有效带动了脱口秀的发展?

李诞曾在《脱口秀大会》第二季的节目中说到,过去一年他的存在感很高,但对于他想做的脱口秀事业却感到很尴尬,因为笑果文化一直没有推出什么新人。

脱口秀行业缺乏人才一直被外界所诟病,笑果文化也一直试图培养出更多优秀的脱口秀演员,其位于上海的笑果工厂为喜爱脱口秀的演员提供表演舞台、发现新星,演员只要报名就有机会参与。除此之外,笑果文化还在去年和今年相继推出了《杨麦克竞选赛》和《好笑突击营》,都是针对脱口秀新人的项目。

公司CEO贺晓曦曾对外表示“我们坚持做大量门票很便宜的开放麦,而且每场都会留名额给到新人,就是想给到脱口秀演员一个舞台去锻炼自己,去展示自己。”但在成立的6年时间里,除了前员工池子外,再没有挖掘到大IP。

这只是脱口秀在中国受挫的原因之一,从观众对“全国首档脱口秀专场演出节目”《笑场》的反应来看,大众对于脱口秀文化本身似乎也不“感冒”。

2020年上线的《笑场》整体表现不尽人意。这档节目不邀请明星加持,完全回归到脱口秀的本质。舞台上只有思文、呼兰等脱口秀演员用讲段子的方式持续输出自己的观点。但这种把线下脱口专场搬到线上的节目并没有引发关注,即便有大IP李诞坐镇,思文、呼兰等人气演员参与,《笑场》的最高播放量也只有2000多万,最低播放量600多万,不仅与《吐槽大会》相差甚远,还与《脱口秀大会》存在很大距离。

即便如此,笑果文化仍在不断加码线下业务。

李诞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线下表演才是笑果文化做脱口秀的的核心。“我们必须做线下,去了解观众并让观众了解我们,这是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情。我们做线上节目也是告诉投资人,说服他们,让他们明白他们投的企业在做什么事。”

笑果文化希望将线上流量引导到线下,将脱口秀剧场做大,这种模式与美国脱口秀恰好相反。

美国脱口秀演员是从线下俱乐部或者酒吧开始表演,讲得好自然能卖票,之后有机会去《周六夜现场》或者《深夜秀》这样的节目中做编剧或当演员,最终可能会有自己的节目或者办自己的专场。但这个链条在国内并没有跑通,很多像周奇墨这样的脱口秀演员默默无闻。

可以说,笑果文化成就了自己,但没有成就行业。除非以后各大厂牌、公司否复制这种模式,而这又需要有优秀的节目制作能力,对于传统的脱口秀从业人员来讲,这又是一道鸿沟。

不过最近的笑果文化也不平静。由于旗下脱口秀演员的艺人标签太明显,一直受到外界极大关注。而就在近期,笑果文化的核心成员李诞、卡姆、池子相继陷入舆论漩涡,解约、出轨、吸毒等负面新闻不断。正如李诞所说,公司今年不仅受到了疫情冲击,还因为公司脱口秀演员的言行而“挫上加挫、折上加折,本不富裕的脱口秀行业现在雪上加霜。”

尽管外界的批评声不断,但李诞依然乐观表示“The Show Go On !”但在失去池子、卡姆两员大将的情况下,笑果文化接下来如何弥补人才缺失以及如何管理艺人仍是一大难题。毕竟脱口秀演员很难被谁管控,在卡姆、池子之前,周立波也是因为太热爱“自由”,最终在行业中销声匿迹。

标签列表